纠正变异要靠司法权威

2019-08-21 22:42:56 来源: 张家口信息港

核心提示:国家局门户网站网上投诉全面放开,这对于便利人具有明显的积极意义。在关注网络的同时,也必须看到制度的完善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国家局门户网站网上投诉全面放开,这对于便利人具有明显的积极意义。在关注网络的同时,也必须看到制度的完善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如果不畅通法律救济渠道,彻底解决不信法的问题,不从根本上解决以数量的多少作为地方稳定的指标等根本性的制度问题,那么网上的新方式只能进一步增加量,使问题愈演愈烈。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除了要保证人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救济权之外,还要对的体制机制和运作模式进行彻底改革,逐步弱化制度,畅通法律救济渠道,减少以人治方式解决社会矛盾的现象,逐步实现依法化解社会矛盾的新格局。

制度发展过程中

出现异化现象

原来的制度在执行过程中出现变异的现象,由民意反映渠道演变成为解决纠纷矛盾,特别是法律纠纷的主渠道。随着逐渐成为人们解决纠纷矛盾的主要方式,一方面强化了行政方式解决纠纷矛盾的倾向,加剧社会管理中的人治色彩,损害法治的权威,另一方面,也使得越来越多的纠纷矛盾涌入渠道,助长了人们靠闹事解决问题的心理,从而将社会矛盾的解决推入维稳的困局,而且越陷越深。

,异化了的实践已经偏离了原有的功能。机关不应该发挥实质解决法律纠纷的功能,这个功能应该交给仲裁机关、司法机关,由正规的法律渠道来解决。第二,如果成为解决法律纠纷的主渠道的话,必然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通过途径寻求救济,终就会导致不信法。第三,并不能有效解决法律纠纷,只会增加新的矛盾和纠纷。

制度本质上具有人治和封建色彩。同志在2008年5月4日到中国政法大学视察的时候,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所谓,它所体现的不是法律的程序,还是寄托在人,寄托在领导人的批示,应该说在某种意义上还带有人治的封建色彩。在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应该依靠法,应该依据法律来解决这些问题。 这实质上点出了这个问题的实质,本身不是一个法律程序,不是解决法律纠纷的程序。

实践证明,以为主的纠纷解决机制不仅架空了诉讼等法定救济途径,而且使党委站到社会矛盾纠纷的线。加之公众在 信上不信下 心理驱使下,寻求无限向上的行政权威,纠纷就演变成了上下反复的 马拉松 赛,难以从根本上解决。

为此,应该尽快改革制度,尤其是涉法,让党政部门、机构和司法机关各归其位、各负其责。作为党和沟通民意的渠道,就不应该承担解决纠纷矛盾的功能,更不该履行维稳职责。具体到制度的改革,我认为要抓两头:

弱化的现有功能

,我一直主张领导减少批示有利于减少。因为领导的批示,就是所说的人治的方式。法院作出的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了,而经过领导批示,就是人治的方式改变了生效的法律裁判,这对法治权威损害极大,也会强化纠纷解决中的人治色彩。

第二,功能要收缩。目前类别很多,涉诉涉法的转移到法院,由法院的审监庭、立案庭去受理解决。如果地方法院受理不了,可以到上级法院或者人民法院解决。总之,不应该再到党政机关和部门去解决。

第三,部门要减员缩编。局终就是要恢复到上个世纪50年代设立机构的初衷,回归到下情上达、了解信息、转交信件的初定位。

树立司法权威

畅通法律救济渠道

之所以变异成今天维稳的方式,变成一种靠闹事解决纠纷矛盾的方式,除了我们传统观念中的人治思想在作祟外,更多的是我们的法律救济渠道不畅通。本来应该由法院解决的案件,不能得到公正解决,逼着老百姓去,去寻求其他渠道来解决纠纷;本来是可以通过仲裁、行政复议等多种渠道解决的问题,这些渠道要么解决不了,要么权威性不够,老百姓只能选择信上不信下,走上之路。为此,必须要畅通法律救济渠道,树立司法权威,把更多的纠纷矛盾吸引到法律渠道。要让老百姓理性地选择,把他们引导到既能够维护法律统一,保障法律权威,又能够比较有效地解决纠纷的法治轨道上来。

法律纠纷解决渠道是一种经过多年的发展积淀形成的高级形态的解决纠纷形式。它跟传统的解决纠纷渠道相比,更具有稳定性、长期性、有效性。所以我们应该重视发挥法律纠纷渠道的作用。具体而言:

,扩大法律纠纷解决渠道的范围,降低门槛。比如,诉讼的范围应该扩大,任何法律争议都应该纳入法院的受案范围,不能把法律争议拒之门外。第二,提升司法公信力,降低诉讼成本,降低司法成本。第三,增强透明度。现在法院正在搞司法公开、审判公开,只有公开透明了,才能赢得老百姓的信任。

和法律渠道的选择过程,必然是比较艰难的过程。我们的很多官员也习惯了人治的方式,大笔一挥,批阅各种申诉材料,进行 大接访 甚至 抓人 ,让他们习惯于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解决纠纷矛盾,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但是从发展方向来看,终我们还是要走法治之路。因为经过一段 不信法 的乱象之后,我们看到,虽然付出的社会成本巨大,但并没有带来社会的长期稳定和人民幸福。现在到转变观念、回归法治的时候了。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导)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价格表
临沧治疗白癜风医院
济宁治疗男科的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