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料电池走通边缘应用政府可改变习惯做法

2019-03-23 15:45:31 来源: 张家口信息港

燃料电池走通“边缘应用” 政府可改变习惯做法

作者:章迪思 来源:解放

燃料电池,发电过程没有污染排放,副产品是水,用它做汽车动力来源再好不过。但由于产业链配套不完善等原因,燃料电池汽车距离真正规模化驶上马路还有点远。

在另一个领域,同样的技术却悄悄叩开了商业化大门。用燃料电池做备用电源(简称UPS)取代传统铅酸电池,发电时间和电池寿命均大大增加。江苏联通的通信基站已经用上这种设备,其他运营商也纷纷流露采购意向。有意思的是,这项应用,是由一家小企业在“半无意识”中自己开发的,前后只拿过两次政府项目资助,总金额不超过600万元,与燃料电池汽车领域上亿元的投入相比,相去甚远。

在燃料电池产业发展方向的选择上,企业自发的“无心插柳”,缘何优于政府自上而下的“有意栽花”?

误打误撞,边缘领域商机大

高勇,恒劲动力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回国创业前供职于欧洲一家知名汽车厂商。当时围绕燃料电池发展路线,公司内部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从技术上来说,依靠氢气和氧气通过质子交换产生能量的燃料电池,

燃料电池走通边缘应用政府可改变习惯做法

不管运用于哪个领域,原理基本相同。但到底是直接攻克燃料电池汽车,还是先从技术简单、对配套要求低的备用电源做起,两派各执一词。

高勇2005年回国后,发现燃料电池汽车的概念开始在国内普及,国家的“十五”、“十一五”计划,也对该领域大力支持,如果从事相关研发,客观上容易拿到政府项目。不过,高勇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渴望尽快把燃料电池技术作为一种新的供能方式,运用到实际中。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们决定从相对“边缘”、政府关注度不高的备用电源切入。

事实证明,高勇的商业直觉是对的。备用电源除了用于通信基站,在城市轨交、金融数据中心等领域均有优势,使用方又多为大型企业和机构,购买能力较强,这些条件都是走向商业化的有利条件。眼下,他们在拓展备用电源市场的同时,正在开发燃料电池小型场地车,再接下来就要做乘用轿车。

“我们没有放弃燃料电池汽车,其实做备用电源的过程中,材料、工艺方面的积累亦可使前者受益。”他说。

有意培养,明星企业却改行

正当高勇以“曲线”方式,充满信心重回燃料电池汽车时,一些该领域原本成绩不错的“明星企业”,心态和境况反而微妙起来。

日前采访了上海一家专门为整车提供燃料电池的业内知名科技企业,该企业先后承担过国家“九五”、“十五”、“十一五”期间燃料电池的863课题。该公司曾申请国内外燃料电池相关专利343项,其中发明专利174项。已获授权专利300项,包括美国专利4项。

但被问及目前的产业化情况时,该公司负责人坦言,承担的大多数国家项目都没有实现真正意义的产业化,做好一两个燃料电池发动机,提供给整车厂商,项目完成,没有下文。由于整车厂商态度并不积极,好不容易开发成功的发动机一直被束之高阁。“现在公司利润主要靠另一项更实用的储能技术维持。”

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2010年上海世博会,燃料电池汽车均有精彩亮相,但近两三年来鲜有更进一步发展。

我国培育发展燃料电池汽车已有至少十个年头,原本希望以此"弯道超车",拉平我国在内燃机领域与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然而,当发达国家纷纷把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化的时间表提前到2015年至2020年时,我们似乎再一次落后了。

政府推动,效益却未化

不可否认,政府扶持燃料电池汽车,战略方向是正确的。该领域产业化周期本身比较长,还需要加氢站等基础设施配套,这些工作需要政府推动,也只有政府能推动。

问题是,政府的推动,是否实现了效益化?早在2008年,就有20多位专家对我国燃料电池汽车项目的组织推进形式提出建议,希望在立项时更广泛征求意见,及时分析调整。同时,也要优化制度设计,防止个别企业"为项目而项目"。

事实上,和燃料电池汽车一样,我国有不少新兴产业领域,都或多或少存在类似的悖论:因为是新领域,所以政府大力推动;但政府的"有意栽花",并没有真正起到加快产业化步伐的作用。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朱春奎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仍是那句经常被提及的话--"企业应是技术创新的主体"。他认为,即使是政府组织的科技创新活动,同样需要遵循市场原则。要通过价格信号有效引导技术方向;消除创新的不确定性给整个经济系统带来的影响;公平地决定创新者所得;通过竞争机制迫使企业不断创新。

朱春奎认为,目前一些政府部门比较习惯采用供给面的政策工具,例如给项目、给特定政策等。未来,政府可以不做计划制订者,更多采用需求侧政策工具,比如建立较长时期的、可以预见的政府采购政策等,支持战略产业的启动和成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