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商厦血案揭开黄牛江湖等级森严

2019-07-10 03:57:16 来源: 张家口信息港

东方商厦血案揭开黄牛江湖:等级森严

核心提示

3天前,在上海繁华的商业街 南京路上,两个 黄牛 在商场附近发生冲突。,光头 阿龙 被 小扁头 连捅数刀,倒在血泊中,不治身亡。

这一起凶杀亦将另一个世界牵出了水面。 黄牛 江湖,究竟是怎样的?

地盘:有时会因争抢而大打出手

● 地盘说 带出了 黄牛江湖 的 冰山一角 。那么,冰山之下,还有什么?

黄牛 老穆弓着身子,双眼紧紧盯着新世界商场门口。这是5月4日下午3时,距凶杀案不过24个小时。别人一旦问起案情,老穆一律 不晓得 。看上去,他和两个伙伴更像是在此地站岗放哨,而不是做买卖、赚钞票。

同是 黄牛 ,在淮海路百盛的阿文,轻松多了。他的 办公地点 每逢过节,必有赠券、积分、满百立减等活动,颇受申城白领青睐。那一刻,他瞄上了一个在收银台准备结账的男顾客。

先生,我用贵宾卡帮侬买单,好吗? 、 要不,帮我积积分,那能? 阿文笑嘻嘻地搭讪。没等后者反应过来,阿文再问, 一共几钿? 5100元。 这样,你给我5050元,要现金哦。其他的,我来搞定。 说话间,阿文向收银员努了努嘴。

稀里糊涂地,男顾客答应了。阿文取卡、刷卡、买单,完成了所有步骤。,他还不忘加上一句, 只要5050元,侬多给了50元。喏,退给你。

同一个江湖,有不同地盘。凶杀案后,这一点差异集中体现在 黄牛 的心态上。阿文说: 我们不去老穆那儿,他们也不来这儿,井水不犯河水。 他说, 我们和南京路上的置地广场是一起的,但和东方商厦、永安百货不是一路。出了这事儿,有人提醒了,近小心点。风声紧!

事实上,即使是同一座商厦,也有地盘之争, 这个圈子里基本都是上海人在做。 至于徐家汇那一带商圈,出现了本地、外地 黄牛 共存的局面。不过这些说法,始终未获证实。

小李老家江苏,2006年夏天来上海打工,经常在南京东路800号东方商厦附近做 黄牛 生意。他介绍,平时仅限于个人之间合作, 关系简简单单的,也有人想拉我 上班 ,我心想,算了。

小李顾忌的是,万一遇到争抢地盘, 黄牛 间会大打出手, 我天生胆小,见血就晕。

规矩:不能以高于原定的折扣价收购

●有地盘,必然有其 规矩 ,以及随之而来的 江湖恩怨 。

黄牛 小寸头 的一次冒险记忆似乎是佐证。在南京路、淮海路的一众 黄牛 中, 小寸头 身材不高,他不是本地人,来自湖北。干脆的性格常让 小寸头 吓走前来结账的本埠漂亮小姐,从而错失不少生意。

不过,他胜在勤奋。照圈内安排,一家商厦,从开门营业到打烊,常会有两三人轮流 值班 。这时, 小寸头 就像一只小蜜蜂,一大早就到商厦一楼蹲点,直至其他 同事 赶来,才去楼上。当然,他也会偶尔抱怨, 楼上不好,没人来买单,不如下面。

如此兢兢业业,一为生意,更重要的是不能丢了自己的地盘。 因为你一旦走开,收银台前没人,其他 黄牛 就会伺机进占。

对此, 小寸头 有过亲身经历。两年前的2009年6月下旬,淮海路上一商场举行购物赠券活动,一个外来的 黄牛 以高于原本定好的折扣价向客户收购礼券,结果被打得内脏出血、胸骨骨折。因为,原先在这个商厦周围蹲点的 黄牛 认为,这 坏了规矩 ,于是出手。后来,卢湾区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相关人士提起公诉。

我没记得打过他,大家推推搡搡。谁知道伤这么重? 参与此事的 小寸头 嘀咕着是被人讹了。他说,再狠他们也不会出刀子,顶多是动拳头。

小寸头 描述的 江湖规矩 在以往亦多有展现。在5月3日南京东路凶杀案发生地附近,5年前曾上演类似的 黄牛 争斗。, 小寸头 推荐了一个名字, 买卡,不妨找找他。

这个名字,藏着什么?

等级:区分等级看 口碑 和 人缘

●胖子说,有些人太年轻的,恐怕连 黄牛 也当不成。

准确地说,这个名字是一家 公司 。不少电子商务站上有它的简介 主要经营化妆品批发、消费提购券等,但都没有 第三方认证 。

根据这些页,同一家公司却得到了3个不同的联系方式。一一联系,一家无人应答,一是靠近淮海路商圈,另一家近徐家汇商圈。找到第二个地址后,对方直接否认了就是 小寸头 推荐的这家公司。当初的联系人干脆说,这活儿自己早不干了。

接通一个地址后,那头一个男声说了一句:见面谈!

公司 在市中心一个楼盘里,两房两厅。主卧和厅被改造成一个办公室。一个胖子,腆着肚子,右手上一根金链子,坐在里面那间,桌上摆3部,斯玛特、ok卡、加油卡等各种卡,还有一个微型读卡器。一有空,胖子会拿起一张 斯玛特 塞进读卡器,看看还剩多少余额,一一记录下来。

怎么找到我的? 胖子边问边打,询问外面还有多少货,扣率多少,何时运来。说起5月3日那一场 黄牛 刺 黄牛 的凶杀案时,胖子拿出了一张昨天出版的晨报说: 今天报纸都登错了,不是 小扁头 ,而是 大扁头 。我老早认识他们了。

在 黄牛 江湖里,有着一些等级。区分等级的标准首先是 口碑 和 人缘 。因此在胖子看来, 阿龙 和 大扁头 为了争一个熟客,就弄成这样,不行,还不如上述的阿文。再高一些的是负责运货的 黄牛 ,他要把从各处收来的购物卡和礼品券,送到老板这里。

所以,你觉得,我是什么等级呢? 胖子呵呵一笑,问道。 有些人没进商场就被打出去,很塌台。 胖子说,不如先打打字,当学徒吧。

此时,一批新 货 运到了,黑色大包 哗 地打开,塞满了克莉斯汀券、ok卡。

谈生存 单飞撑不了两个月

●老张:主要业务在张杨路、福山路路口收售各类消费卡和有价票券,主张呆在自己熟悉的地盘,不要轻易插手别人的领域。

他实际只有42岁,但长年路边风吹太阳晒,黝黑的脸让人感觉已经60多岁,所以别人都称他 老张 。

老张是南通人,12年前来到上海,打了两年多的零工后便跟着老乡入行干起了职业 黄牛 。

10年过去了,老张一直坚守在张杨路、福山路路口,收售各类消费卡和有价票券。老张告诉,张杨路这一代的 黄牛 基本上是他的南通老乡。

见人就询问是否要卖卡

注意到,当有客户走近表示有卡出售时,没有出现相互抢客的情况。对此,老张解释,大家都是自己人,相当于同事一样,而且一笔生意也就赚几十元钱,没必要抢。他又说到,大家都是这个小圈子里的熟人,当看到不熟悉的面孔时,还是会有人上去问问的。 这行 水 太深,新人进来想站住脚挺难。而且行内人也知道,呆在自己熟悉的地盘安全,不要轻易插手别人的领域。 说起10年的 黄牛 生涯感慨万千,也很庆幸自己当初有老乡引路。

刚开始做 黄牛 的日子挺难,见人就上前询问对方是否有卡要出售,一旦对方有出售的意愿,就会一路追着不放。那时自己是新人,什么都听老乡的,收来的卡也交给老乡处理,其中的利润很小。也曾出现过不相识的同行间发生冲突的情况,但都由老乡出面解决。

印了名片,有支付宝账号

后来,老张也学会了分发名片,给每一个卖给他卡的客户派发,他开始积累自己的客源。当路口的联华超市拆掉后,许多同行都转战其他地方,但老张继续坚守 阵地 。老张认为,虽然超市拆掉了,但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地方有 黄牛 ,当他们有需要时还是会找到这里来。

老张告诉,现在他回收的东西范围很广,只要是有价的卡和券都收。他的名片抬头是 张区票券服务有限公司 ,上面还印有其开设的淘宝站、支付宝账号等内容。

对于回收的物品如何出手的问题,老张笑了笑说: 不方便说太多,但处理方式有很多种,直接的就是交给 上家 。 对于 上家 的话题,老张明显不愿意多谈,只表示收回的卡可以通过店或熟悉的客户出销。老张称,现在虽然每天都要站街,但日子比以前明显轻松,没什么压力,一个月能有4000元左右的收入。

单独做,两个月就 关门

说起当初怎么进入这个行当,老张马上摇了摇头, 黄牛 不是想当就可以当的,这一行的 水 还是挺深的,如果你是自己出来收,指不定就会有人 关照 你,就算没人 关照 你,生意也会很淡,不用两个月就生存不下去。

说起何谓 关照 ,老张诡异的笑了笑, 大家都懂的。

谈生活 人得知足,吃亏就是福

●小李:主要业务在南京路步行街附近,有时帮人家介绍服装生意和贩卖小物品,主张人要知足。

昨天下午, 黄牛 刺杀血案发生地、南京东路800号东方商厦附近,5男3女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当日的情形,其中,一个男子低头翻着报纸,始终一言不发。当问起 阿龙 和 小扁头 的情况时,其他人立即匆匆离去,只有他还低着头坐在原地,突然对说: 是兄弟怎么样,是搭档怎么样,他俩还不是因为钱翻了脸?

男子自称小李。他说,刚才离开的7个人,都算是 阿龙 和 小扁头 的同行, 当然,我也是。

小李老家江苏,2006年夏天来上海打工,做过塑料品、在饭店烧烤、晚上摆服装摊。去年底一个偶然机会,他在南京路步行街上遇到一个收ok卡的老乡, 我每卖给他一张ok卡就能挣 20元。 小李觉得这样不错, 时间自由,也轻松。

过年的时候,老乡说,这次回家就不过来了,临别时把收卡的上家给了他。小李和对方接触了几回,觉得不如老乡实在,索性自己 开拓资源 :跑到南京路步行街收卡。

聊到他现在每天收入,小李笑笑不肯讲。再三追问,他回答得很勉强: 吃饭和坐地铁够了,每天还能剩个七八十元。 他说,刚才离开的那些人里,有几个和他合作, 想做生意得有诚意,有时候他们收卡时现金不够,我就借他们几百元,这样下来,他们也逐渐会介绍些客户和收卡的上家给我。 不过,小李强调说,他仅仅限于个人之间合作。

小李说,在南京路步行街上还发现了新的赚钱机会, 有些要我介绍顾客到他们的服装店买衣服,我能拿提成。没生意时,赶上下雨,我就帮着他们卖雨伞,卖出去一把给我两元。

人得知足,钱也得一元一元挣,一元一元攒,有时候真有矛盾了,和气点、容忍些,吃亏是福。何必这样呢 再说起 阿龙 和 小扁头 ,小李不住摇头。

谈职业 被人叫 黄牛 面子挂不住

●老陈:主要业务在上海体育场附近,因帮女儿取演唱会门票而入 黄牛 行当,主要通过亲戚朋友介绍生意,主张自由、随意。

和老陈次见面前,是在淘宝搜索到他的号。拨出去后接通的背景声音很嘈杂, 我不在电脑前,你来上海体育场,把钱给我,我直接给你票!

到了上海体育场,再次拨通他的,这时候他正与一群 黄牛 在 交流 。

老陈一见,大大方方递出一张名片,上面标着 陈先生 和他的头衔: 票务代理 ,名片后面印着收购票券和卡。

发现,老陈给自己的是赠票。他解释说,这是从邻居那儿收来的, 他们没时间看,我40元收过来,只卖你60元,要是再早两天,这票我要卖100元。

老陈说,自己今年47岁,两年前工作时受了工伤,后来索性辞职在家。有一次,他帮女儿取回在上买的演唱会门票。那次,他接触到 黄牛 ,从此入了行。

老陈说,他起初的业务范围比较窄,收卡收券仅限于邻居和家里人,还有亲戚和亲戚的邻居, 挣钱是其次,关键是平时空着闲得难受,顺便出来转转。 老陈说,每次拿到的票也不多,一旦在演出、比赛之前卖不出去,就用女儿的账号挂在上转让,往往能找到客户。

因为常和熟人打交道,老陈觉得老被人当面叫 黄牛 挺挂不住面子,就找小店印了盒名片: 这辈子回印名片,公司名字憋了半天还是想不出,小店的女打字员顺手就调出一个票务代理公司的名片模板,我改了几个字和号。

揣着名片,老陈觉得心里踏实不少。他告诉,这大半年来,通过邻居和亲戚介绍又认识了不少人,收的卡和券也多了起来, 关键是熟人或者经人介绍来收,比较放心,不用担心拿到假钞或者卡被调包。 收到什么做什么,很随意。 老陈还强调,当 黄牛 是为了找点事情做。收入要比在单位好一些,每月比在单位多挣1000多元,有时一个月多挣两三千元,挺知足。 (晨报 吴磊 实习生肖允) 东方商厦黄牛抢客户起冲突一人被刺身亡 3人被拘

近日,南京东路东方商厦发生血淋淋的一幕:一名男子被多人围住用利器刺伤,当场倒在了化妆品柜台上,随后不治身亡。昨天,犯罪嫌疑人陈某、姚某、朱某3人已被黄浦警方刑事拘留。

东方商厦避而不谈

昨天来到东方商厦时,事发的一楼化妆品部正常营业,现场看不出一丝打斗痕迹残留。而平日里在商场内转悠的职业 黄牛 ,昨天也似乎 人间蒸发 ,难觅踪影。

试图从商厦方了解当时情况,可无论保安、营业员还是商厦管理者都三缄其口,表示自己当时不当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不容易从一名工作人员处知晓商厦发生一起伤人致死事件,然而对于发生的过程和细节却无可奉告,还说 自己也是上看到的 ,让向派出所询问。

为抢客户大打出手

从步行街别处的 黄牛 处获悉,冲突双方均系在商厦一楼化妆品部倒卖优惠消费卡的 黄牛 。据介绍,死者是上海人,绰号光头 阿龙 ,捅人者来自江苏,人称 小扁头 。

目击者回忆说, 阿龙 被捅倒的前一天,还和 小扁头 在东方商厦外打了一架。5月2日下午,两人在东方商厦外先是争吵,然后互相推搡, 阿龙 边骂边还击,把 小扁头 打跑了。有人根据传言推测,他们因为争抢一个老顾客在商厦里翻了脸,事后 小扁头 找人来报复 阿龙 。3日中午, 小扁头 纠集多名同伙在东方商厦内,连捅 阿龙 腰际四五刀后迅速逃走。鲜血从 阿龙 身上涌出,他一下子瘫倒在化妆品专柜前。女营业员吓得不住尖叫,直往后退。目击者描述称: 当时血满地都是,但那个上海人还有知觉,送上救护车的时候手还在动。

案件当日侦破3人被拘

从黄浦警方了解到,5月3日12∶30许,南京东路东方商厦一楼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件。案发后,黄浦公安迅速成立专案组于当日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某,同伙姚某、朱某也于5月4日向警方投案自首。经查,5月2日,被害人王某与姚某因纠纷在南京东路东方商厦旁的弄堂内发生打斗,致姚某耳部受伤。5月3日12时许,姚某纠集朱某、陈某等人窜至南京东路东方商厦,持刀将王某刺伤后迅速逃逸。被害人王某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目前,3人均已被刑事拘留,该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来源:劳动报)

崇左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泰安儿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全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眼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