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眼第381章蹊跷

2020-01-22 10:47:37 来源: 张家口信息港

透视眼 第381章:蹊跷

苏哲手搭在青岚的背部,寒冷过去后,人们早就脱下厚厚的大衣,不出门时,在家里一般只穿着一件长袖。

掌心透过柔软的棉质布料,仿佛是抚摩到青岚光滑的背部。

青岚的嘴唇微张,涂了淡唇彩的湿润朱唇,就像有魔力一样让苏哲的头一点点俯下。

感觉到苏哲的带着微热的气息扑脸,青岚心怦然跳动,一种少女的羞涩涌出来。

苏哲将青岚沾在脸上的发丝拿开,轻笑道:“青岚姐你这下盘不稳呀,回头你得练习下扎马步。幸好撞的是桌子,要是撞的是架子,上面摆着那么多古董,要是给打烂那比贩卖古董的人还要招人恨呀。”

青岚瞪一眼,带着微红润的脸色从苏哲身上拉开距离。

“你还好说,要不是你突然跟过来,我哪会将玉雕滑手。要不是这玉雕废了十多万收进来,我都任由它砸碎了。”

恢复以往的神情,仿佛刚才心里那点怦然跳动的心没出现过。

“这么贵?哪个朝代的?”

“跟年前收的那块玉佩一样都是五代十国。”青岚将玉雕小心的放回保险箱。

“说来也奇怪,包括这件玉雕,还有你之前提过周志研手中有一件玉佩也是五代十国的,已经有三件了。”青岚柳眉微扬下。

五代十国历史时期太短,又处于动乱时期。

兵荒马乱时期,人们顾着逃命都来不及,哪有这个闲情雕刻这些。王孙贵族可能比起黎民百姓活下去的机率要大点,可是那些公子哥,怕不会有那么好手艺。

本来这个时期的文物就很少,一下子出现三件,确实让人匪夷所思。

苏哲沉吟道:“青岚姐,是不是哪个地方找到五代十国时期比较人物的墓地了,才会多出这么多五代十国时期的文物。”

青岚微摇头,这个她也不知道。

这两年出土的古墓,名气较大的她都知道。就像去年朱和市出土的东晋古墓,就算没有亲身去看过,事后出土的文物她都从以及托一些考古界的朋友找到影印资料。

五代十国历史太短,能够数出来的大人物就那么多。

大家比较熟悉的自然是李煜李后主,再不就是朱温这个生性残暴,杀人如草芥喜欢乱、伦的家伙,其他类似李存勖这些熟知的并不多。

如果两件玉佩和玉雕都是出自同一个古墓,能有那么多冥器的古董要不是当时的诸侯或者达官贵族,寻常百姓哪里会有这么多贵重的陪葬品。

“这件事情有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青岚想了下接着说,“就算郑朝海是个中间人,但是突然间流出这么多五代十国年份的文物,势必会引起怀疑。三件只是出现在昆城,全国那么大,古玩街有不少,不知还会有多少。”

苏哲沉思片刻道:“青岚姐,这阵子你辛苦一下帮忙留意这件事。不管这件事有没有意义,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我身上是泛着铜臭味,总想喷点香水来掩盖这层味道,我可不想日后变成连你们都讨厌的角色。”

青岚嫣然一笑:“冲着你这话我就辛苦下――本来就是个油嘴滑舌的人,要是再沾着铜臭味,那真的不敢靠近了。”

青岚同意帮忙,苏哲就可以暂时减轻下负担,反正诸葛兰腾那边没有打过来询问事情的进展。

大概像他坐到那种位置的人,总会认为自己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苏哲又是个小人物,就算有着曾国安徒弟的头衔,恐怕不会自降身份主动示好。

再说还有一个家世殷厚的周志晖,那个才是他的接班人。如果不是看在钱老的身份,苏哲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调查的事情交给青岚,苏哲继续忙瑞鼎珠宝原料的事情。

这天谈完新的一笔订单合同,苏哲想起做全身检查的时间到了,往医院去一趟。

就算跟着师父练习气功,身体检查也不能懒怠。

进入江子菡的办公室,苏哲在她外面的白衣大褂上看一眼说:“还是觉得你穿护士装比较好看。”

江子菡停下手中的活,走过去顺手把门关上,伸手勾住苏哲的脖子媚声道:“如果你说想我的话,晚上穿给你看。”

苏哲伸手捏下她的鼻子:“要是我说非常想的话,可不可以换完护士装又换其它的。”

江子菡咯咯娇笑道:“可以考虑下,前提是你要把我侍候好。”

盯着江子菡灿烂迷人的笑容,苏哲与她耳鬓厮磨一阵子。要不看在是在医院办公室,凭江子菡大胆的行为,一定会上演一场肉搏。

做完检查后,江子菡看了下苏哲的报告,一切正常让她宽下心。

“连续几个月各项指标保持正常,看来你之前的旧患应该剔除了。”

苏哲知道想真正康复还早一点,每天坚持按照师父说的方法练习气功,苏哲能够感觉到气息顺畅,至于康复不是时间问题,而是和他使不使用异能有关系。

嘴上倒是戏谑道:“都说不需要来医院检查,在家里检查还不是一样,而且还能够做点运动出下汗。”

“去,没个正经。”江子菡啐道。

停顿一会,美丽的丹凤眉转一圈说,“今天晚上跟正宫娘娘请个假,好久没抱着你入睡了,很怀念当时在朱和市的感觉。”

苏哲伸手抚摩着江子菡光滑的脸颊,“上次想让你跟我一起去燕京的,正巧碰上你忙,今晚陪你吃饭。”

自从当日朱和市之后,江子菡从未隐藏过自己的感情。

当着病人她会做好医生的本份,跟苏哲在一起,就会卸下医院的职业面具,以真实的一面呈现出来。

苏哲跟她在一起,从来没有任何压力。

“下个星期陪我回家一趟。”

夜里江子菡枕在苏哲怀中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苏哲先是错愕下,旋即问道:“这没问题,星期几?”

江子菡嘴角勾了勾:“答应得这么顺摊,我爸妈都是医生,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这种关系,小心他拿手术刀当场替你解剥。”

苏哲佯装惊慌:“这么可怕,那我还是不要去了。”

“你敢?”江子菡细眉往上一挑,“你要是不去,就不用麻烦我爸了,我现在就替你做手术。”

苏哲搂紧下江子菡:“是不是他们又给你找相亲对象了?”

“除了这事外,我可想不出任何理由把你往家里带。”这事江子菡不是次,自从跟苏哲确认关系后,能够推的都推了,这次是推不了,唯有硬着头皮上。

苏哲一阵无语:“我有没有那么见不得人呀。”

江子菡嘴角含笑:“不是你见不得人,谁让你莺莺燕燕那么多。我怕把你带回家,回头家里那两个看到你跟别的女人手拉手逛街,受罪的可是我呀。为了让我耳根清净一点,必须要把你藏起来。”

好吧,苏哲让这个理由给折服。

约好的时间是在周末,一家都是医生,唯有周末如果不碰到急诊情况才会有空闲时间。难得江子菡开口,苏哲就算再忙也要陪他。再说,之前忙过一阵后,接下来他可以放手给叶梓晴和高晓岚跟进,他继续回学校当好学生。

周末那天,苏哲跟江子菡约好的时间是四点碰到。

“叶助理,赌石的订单你跟高经理跟进。”离开公司前苏哲吩咐道。

从腾冲那边订了一批毛料,这批货是这几个月救场赌石,苏哲比较看重。不管质量如何,毕竟赌石里面的情况就连仪器都探测不了。

苏哲并不想靠这批毛料赚多少钱,能够留住顾客才重要。

西星场口近来活动接二连三,以前一些顾客全往那边跑。苏哲感到奇怪,在这个毛料淡季西星场口还有那么多屯货,看样子为了打击江击场口,赵仲谋准备相当长一段时间。

叶梓晴一一记下苏哲说的,看到苏哲走到门口想到一件事连忙道:“苏董,有件事人事部的陈经理让我代为转告。舒雅这几个月表现不错,陈经理的意思是不是可以对她的工资适当提高。”

苏哲想了下说:“叶助理,以后这种事情你可以替我做主意。”

舒雅的情况当初进公司前苏哲是特别吩咐过,就算她日后表现好,做事的能力增加,薪酬方法增加多少要跟他申报。

苏哲不是特意想让舒雅迟点还清钱,只是不想让她一下子跳得太快,人才的话要慢慢磨炼,日后才能够独当一面。

上海中大医院丁昂
保靖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安顺癫痫哪里看的好
杭州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长沙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