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之门第二卷北燕长歌第二百二十四章宿敌

2020-01-22 22:08:46 来源: 张家口信息港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第二百二十四章 宿敌

【月票月票月票】

安承礼看了安争一眼:“面不好吃?”

安争很为难的将挑起来的面吃下去,沉默了一会儿后认真的点了点头:“不好吃。”

安承礼楞了一下,然后把筷子从安争手里拿过来,夹了一口尝了尝,然后皱眉:“果然不好吃......可是大王居然吃完了,看起来吃的还很香......”

安争对他挑了挑大拇指:“对你真好。”

安承礼问:“你怎么知道是我煮的面?”

安争问:“不是你煮的面,你问什么好吃不好吃?”

安承礼叹道:“我果然是个笨蛋。”

安争看了看外面:“劝劝大王,不要让聂擎做贴身侍卫。聂擎这个人,我觉得出问题了。”

安承礼道:“你为什么自己不说。”

安争:“我说了,大王以为我是嫉妒聂擎做了侍卫统领。”

安承礼点头:“我会留心,只不过......”

他转头看了看外面,见沐长烟还没有回来才继续说道:“大王有些时候,就像个孩子。他固执的认为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你也知道,一个如果对自己没有信心,认为自己的判断是错的,那么显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有些时候,说话要委婉一些。聂擎这个侍卫统领是肯定要做的,我劝劝大王让聂擎暂时不要贴身。”

安争想了想:“你说做武院的副院长和大王的贴身护卫比,那个好些?”

安承礼:“当然是做大王的贴身护卫。”

安争道:“那好,我还是去做武院的副院长吧。”

安承礼叹道:“你果然就不是个老实人。”

安争起身:“我先走了,替我向大王告罪。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嫉妒聂擎,他真的可能出问题了。简单的法子就是你让诸葛愁云看看,以诸葛愁云的医术,不可能看不出来。”

安承礼问:“为什么要让诸葛愁云看?你是觉得聂擎被人动了什么手脚?”

安争点了点头:“这勾心斗角,什么手段用不出来。”

他离开天保殿:“还是江湖好,比庙堂好。”

安承礼看着安争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江湖纵然好,奈何庙堂高?”

安争回到天启宗之后,让顾朝同和曲疯子两个人负责安置新人,整理新拿下的地盘,宣讲规矩。然后带着曲流兮,古千叶和杜瘦瘦去了武院。武院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但那种萧条却让人心里好像过了冬。不久之前这里还人声鼎沸,现在走在这偌大的院子里,只有几个人的影子陪着他们同行。

走到武院里面的书楼外,安争看到了站在书楼外面发呆的宋桥升。

“宋先生好。”

安争叫了一声。

宋桥升看了看安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副院长好。”

安争自己都还没有适应这个新的身份,想想觉得好笑。

宋桥升掰着手指头算:“一等伯,从四品侍卫副统领,武院院长......到你明年生日的时候,你没准就是三品大员了。”

安争道:“听起来真像是夸我。”

宋桥升叹道:“以后我是不是每天见了你都要叫一声副院长?”

安争贴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还好,要是常院长和霍院长见了我,那才尴尬呢。”

就在这时候,霍棠棠依然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就算是院长了,也是我的弟子。”

安争觉得有些尴尬。

“跟我过来。”

霍棠棠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走了。

安争示意杜瘦瘦他们自己找事做,然后跟着霍棠棠往里面走。绕过书楼之后,霍棠棠在自己的小院子门口站住,回头看着安争:“有件事需要你去查一查,昨天聂擎回来过了,直接上了三楼,我当时不在。我发现他抄走了紫品功法,原本还在。按照道理,他没理由去抄一份。”

安争问:“先生确定?”

霍棠棠点了点头:“我抄书的纸少了些。”

安争微微皱眉:“聂擎可能被人控制了。”

霍棠棠脸色一变:“那个人回来了?!”

安争问:“哪个人?”

霍棠棠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有件事你也应该知道了,毕竟你现在也是武院的副院长,虽然有些名不副实。武院在很多年前,曾经遇到过一场灾难。当时有来路不明的人夜袭武院,当时武院留守的教习,几乎全部战死。幸好当时老院长及时赶回来,和来袭之人激战之后将其逼退。不过老院长身负重伤,第二天就不治身亡了。”

“当时谁也不知道来袭的人是谁,只是那人用的功法极为诡异,而且法器层出不穷。到了第二天夜里,那个人居然又来了。巧的是,当时天极宫的乾元道长来送祭老院长,乾元道长和那人恶战一场,以道宗静莲心法催三十六周天-法阵将那个人困在书楼之中。可是自此之后,那人却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可乾元道长却笃信,那个人依然被困在书楼里。自此之后,武院就开始派人看守书楼,传到我这已经是第二代了。”

安争问:“乾元道长是谁?”

霍棠棠道:“乾元道长就是那日幽国刺客在天极宫行刺燕王的时候,出手擒住那个石精的人。不过他已经故去多年,那只是他留在大阵之中的虚影。另外,太上道场就是乾元道长所创立......在天极宫被高远湖杀害的那两位道长,就是乾元道长的弟子,也是太上道场的第二代宗主和他师弟,两个人也是孪生兄弟。”

安争问:“那个人,就是魔?”

霍棠棠摇头:“不知道。”

安争想了想说道:“聂擎应该不是被那个魔控制了,应该是别人,我怀疑是太后那边的人。”

霍棠棠冷笑:“世间若真有魔,太后算是一个。”

她看了看四周:“武院凋零,现在能出面调查聂擎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了。宋桥升要固守书楼,虽然不知道那个人还会不会回来,可职责所在。我和常院长近要多在天极宫行走,所以武院里的事,多半要交给你。那份紫品功法……可让人重塑肉身。”

安争道:“那你们要多留心聂擎,他也在天极宫。”

霍棠棠点了点头:“你去吧,若是聂擎回来,你和他谈谈,说不定有什么收获。”

安争嗯了一声:“那我先告辞了。”

霍棠棠等安争走出去一段后忽然说道:“你可以上三楼,那本紫品功法的原本还在。”

安争想了想后摇头:“功法,哪怕是紫品功法,依然是外物。”

霍棠棠楞了一下,若有所思。

其实在武院也着实没有什么事可做,安争带着杜瘦瘦他们修行了半日之后,准备去书楼找宋桥升谈谈。关于魔,他还是有太多疑问。走到书楼外面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大的,为什么书楼的窗户上回出现一个人的影子?而宋桥升,就站在门口。

“小心!”

安争喊了一声,青铜铃铛顷刻之间飞了出去,朝着窗户上那影子轰下。

那影子一闪消失不见,青铜铃铛失去了目标之后在半空之中盘旋,似乎也有些迷茫。

就在这时候,安争背后一道寒意袭来。

安争转身,心念一动,四片圣鱼之鳞从血培珠手串里飞出来,在面前形成了一堵墙。轰的一声!一股巨大的力度撞在圣鱼之鳞上,安争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出去,双脚在地面上划出来两条轨迹。

圣鱼之鳞分开一条线,安争透过那条线往外看。

对面站着的,是狞笑的丁盛夏。

安争嘴角往上挑了挑,那是冷酷的杀意。

“阴魂不散。”

他站直了身子,青铜铃铛飞回来漂浮在他身边。

丁盛夏手里抓着一杆很长很大的方天画戟,而他身上穿着一件烈红色的甲胄,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打造。不过那上面有繁琐的符文闪烁,看起来品级不低。不过丁盛夏身上的东西应该都是魔器,所以没办法轻易判断出属于什么品级。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阴魂不散。”

丁盛夏冷笑着说道:“一日不杀你,我一日都不会安宁。我会缠着你,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安争道:“那你就死好了。”

他伸手往前一指,青铜铃铛随即轰了过去。

丁盛夏手里的方天画戟往上一刺,一道黑色的闪电直射而出。天空上的青铜铃铛骤然停住,铃铛旋转起来,从铃铛上面有一阵一阵的音波荡漾下来,好像放大了的铃铛一样。黑色的闪电被音波挡住,虽然没有被震碎,但在向往前也极难。铃铛挡住黑色闪电之后,音波绕出来两条虚线一样的波纹,朝着丁盛夏捆了过去。

丁盛夏冷笑道:“你以为一样的东西,还能伤到我两次?”

他竟是不理会那音波,朝着安争冲了过来。音波缠绕在丁盛夏身上,丁盛夏身上的红色甲胄光华一闪,那音波竟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引走了。两道音波被引到了丁盛夏的身后,于花木丛之中炸开。也不知道多少花草被震的飞起来,泥土和残枝断叶飞的到处都是。

丁盛夏大笑向前:“我身上有无上法器,你伤不到我的。”

他手里的方天画戟往前一刺,当的一声刺在圣鱼之鳞上。方天画戟上居然有一种诡异的力量,好像随时都能冲破圣鱼之鳞的防御似的。圣鱼之鳞本是当世强的防御法器,只是不齐全,所以难以发挥的威力。方天画戟上的力量就好像水一样,从圣鱼之鳞防御的缝隙里往里挤。

安争皱眉,丁盛夏似乎更强了。

到底是什么手段,让一个人的实力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

就在这时候,常欢和霍棠棠也赶了过来。安争来不及多说什么,指了指书楼:“快去,宋先生一个人未必挡得住。”

常欢和霍棠棠脸色一变,一前一后冲进了书楼之中。

丁盛夏看了书楼那边一眼,然后狞笑着走向安争:“你还真是自大,居然让帮手离开了......也好,你我之间终究要有个了断,我一家人的债,你该还了。”

安争深吸一口气:“还不齐全,差你一个。”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治病怎么样
上海市静安区中医医院
长沙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太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南通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