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现形记从热捧到破发港股破发率

2019-04-10 19:39:23 来源: 张家口信息港

10月8日,工业富联()破发。作为资本市场备受关注的 独角兽 企业,工业富联的破发引发了广泛关注。

此外,三六零()的股价也持续走低。与在A股上市的工业富联上市百天之后方迎来破发相比,而选择在港交所IPO的 独角兽 企业的破发早已司空见惯,其中包括小米、美团点评等。10月15日,截至时代周报发稿,小米的股价为12.48港元,相比其发行价有近三成的跌幅;美团点评报收55.45港元,较发行价跌去两成,创上市以来的收盘价新低。

今年上半年红得发紫的独角兽,如今无疑陷入难堪境地。曾经销售火爆的CDR基金,伴随着CDR发行的停滞晚宴包批发
,其运作变得颇为尴尬,有投资者甚至抱怨 货不对板 。华南某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虽然貌似规模巨大,其实CDR基金不赚钱。

从热捧到破发

在国内资本市场, 独角兽 是今年为炙手可热的概念之一,2018年甚至被称为 独角兽 A股上市元年。 独角兽 的概念由女风险投资人Aileen Lee于2013年首次提出,特指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

今年3月,证监会表态,将为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四类独角兽IPO开 绿色通道 。而港交所 同股不同权 改革,也成为独角兽的政策红利和市场先机。

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截至2018年季度,全球市场中独角兽企业约为300家,国内共有131家独角兽企业,估值总和4.6万亿元人民币。

6月8日,工业富联登陆上交所,发行价为13.77元。顶着 独角兽 光环的工业富联,不仅在A股创造了36天的快过会纪录,其募集资金271.2亿元亦全部获批。

上市之后,工业富联在6月13日股价达到了26.36元,此后股价一路走低。10月8日,工业富联收盘价为13.72元,跌破了发行价。此后几个交易日,其股价一度下探11.21元,相比高位已经腰斩。

从中报披露的数据来看,独角兽企业的业绩均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增长。

8月13日,工业富联发布上市后首份半年报。半年报显示,工业富联上半年实现营收1589.94亿元,同比增长16.29%;实现归母净利润54.44亿元,同比增长2.24%,值得注意的是,净利润率仅为3.42%。

8月28日晚间,三六零披露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营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均实现同比增长,增幅分别达到13.95%和8.95%,为60.25亿元和15.37亿元。

东北证券分析师付立春指出,与业绩飘红所不同的是, 独角兽 企业的估值却呈现两极分化的现象。工业富联与三六零的股价持续走低,市值大幅缩水,宁德时代与药明康德则节节飘红。

兴业研究研报指出,一级市场赚了估值的钱,二级市场赚了业绩的钱,这是的结果。但一级市场将估值抬得太高,二级市场上市后又找不到流量变现的方式,就会形成负反馈,造成了一二级的割裂和破发的现象。

港股破发率

独角兽 企业IPO的破发,在港交所尤为严重。

港交所为吸引更多的新经济公司赴港上市,于4月30日实施改革,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在港上市。港交所 新政 吸引了大量内地公司赴港IPO,里面包括备受关注的小米集团和美团点评。

7月9日,小米集团在港交所IPO,开盘价16.6港元,较17港元的发行价下跌2.35%,上市首日即惨遭破发。9月20日,美团点评在港交所挂牌,发行价为69港元,在上市第4个交易日亦遭遇破发。

虽然连续的下跌已让A股的投资者疲惫不堪,但从数据来看,A股的次新股在2018年前三季度仍延续了较为强势的表现。截至9月30日,A股市场在2018年前三季度共有87家公司上市交易,其中只有7家跌破了发行价,其余80家较发行价均有不同程度上涨。

据Choice数据,2018年前三季度共有161家公司在港交所上市交易。161家公司中只有14家未曾破发,破发率高达90.06%。截至9月30日的收盘价,160家公司中只有27家公司与首发价格相比有不容程度上涨,4家公司与首发价持平,129家公司仍然破发。

港股的破发潮与赴港上市潮相映成趣,7月12日,多达8家企业同时在港交所上市,以至于交易所只得安排两家公司共敲一面锣。

CDR基金 因祸得福

和CDR为密切相关的是曾经销售火爆的CDR基金。然而,伴随着CDR发行的停滞,CDR基金的运作变得颇为尴尬。

今年第二季度,与CDR相关的一系列政策迅速落地。5月4日,证监会发布《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CDR政策落地正式进入倒计时阶段;5月21日,中国结算发布《存托凭证登记结算业务细则(公开征求意见稿)》,对CDR涉及的登记结算业务作出规定。

5月29日,华夏基金、易方达基金、南方基金、嘉实基金、招商基金、汇添富基金 6家基金公司同时申报 三年封闭运作战略配售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LOF) ,主要布局CDR 新经济投资。

6月6日,6只战略配售基金均获证监会发行批文,从申请到获批用时仅8天,证监会对首批战略配售基金的重视可见一斑。同日,证监会发布《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等9份文件,支持创新企业在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正式宣告中国资本市场开门迎接新经济独角兽以CDR形式回归 A 股市场。

上海证券分析师陈健宓认为,2018年以来,资本市场的一系列制度安排,从新股发行到再融资,从定增到并购重组,目的都是支持创新型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并购、实现快速发展。这不仅将给中国经济转型和升级带来巨大动能,同时也将优化A股的上市公司结构。

不过,在证监会的 84问 之后,小米集团决定分步实施在香港和内地的上市计划,即先在香港上市之后,再择机通过发行CDR的方式在内地上市中国交通

7月份,6只战略配售基金成立,总规模为1049.18亿元。根据规定,6只基金只能在一级市场参加战略配售,不能在二级市场购买任何股票,其中,单只基金参与单个企业战略配售的配售比例为3%,比例不超过10%。此外,6只基金参与同一企业战略配售比例合计不超过30%。这意味着倘若未有CDR推出,战略配售基金只能配置债券。

估值难题待解

在遭遇破发的尴尬之后,如何合理估值是独角兽面临的核心问题。

兴业研究研报指出,破发是一二级市场割裂的直接体现,并不简单等同于商业模式的证伪。相反,这推动投资者重新思考:如何重新认识新经济和选择独角兽。

独角兽企业破发的背后,源于一二级市场价值认识的差异。一级市场资本注重用户需求与先发优势;二级资本注重可预见利润的商业模式。此外,一级市场流动性低,企业选择资本的拍卖市场,定价易高难低;而二级市场则是高度流动性,定价来自估值与盈利的匹配;,一级资本的战略投资者,考虑到所投企业的协同效应后会提高出价,而二级市场的财务投资者并不会为此付出溢价。

事实上,近期的上市潮由一级市场资金紧张与企业成长诉求共同推动。在2018季度和二季度,伴随投资金额大幅增加与募集金额大幅减少,当期净现金流分别为-1202亿元和-1570亿元,是2000年以来的新低水平。以单季度净流出1000亿元的规模测算,若无大量新增募集资金流入,四年内风险投资机构的现金会消耗殆尽。补充流动资金只能选择通过增加退出项目的渠道。

创投基金在此之前已经遭遇寒潮。根据China venture统计,2017年第四季度募集完成基金规模为414亿美元电子UV胶
,环比下降45.67%。

安信证券分析师褚海滨指出, 独角兽 并非完全优质标的,投资潜在风险亟须警惕。一方面,投资 独角兽 企业的风险不比投资初创型企业小,主要是因为 独角兽 企业的经营模式大都成型,一旦遇到发展瓶颈,调整难度较大, 独角兽 企业面临着经营风险;另一方面,市场对于独角兽企业有着更高的期许和估值,市场溢价通常处于较高的水平,而投资者也需要承担相应的市场风险和溢价风险。

海通证券分析师荀玉根则认为,未盈利、缺乏正现金流、历史较短、可比公司少等使得传统估值方法失效。

荀玉根分析称,未盈利对独角兽企业 持续经营 的假设提出了挑战,使得 A 股市场普遍使用的PE、PEG等指标失效。过短的历史也会使得现金流、净利润的预测失去意义,难以验证公司增长逻辑真实性;独角兽企业多数在经营与盈利模式上具备颠覆性创新,特别是在初创期很难有明确的商业运营模式,很少有可比公司进行参照,这就加大了估值的难度。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