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痞将军驯养手册

2019-06-24 18:03:42 来源: 张家口信息港

整场打下来,不过三分钟的时间,萧正九的动作势如破竹且快如闪电,凤溪有些看傻了。卐杂の志の虫卐萧正九不是......不会武功吗......她在记忆里翻找了一遍,自从自己到了将军府,确实从没见过萧正九有什么武功,在她的印象里,萧正九就是个身子弱脾气爆还不好惹的废柴少爷,可是今日萧正九大战北燕人将士的情景,也是她亲眼所见,眼见为实,只能说明一点,这是个深藏不露扮猪吃虎的高人。得胜归来的萧正九胸脯挺得贼高,看到凤溪此时合不拢嘴的表情,颇为有些洋洋得意。他走过来,垂眸看见乌石兰的头颅还在地上淌血,乌石兰氏那张脸本来长得就跟闹着玩的似的,一笑能吓哭隔壁三岁小孩,此刻只剩下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头颅,大张着的嘴还没有来得及合上就永远定格了下来,这张脸,三十岁的也能吓哭了。萧正九瞥了一眼,一脚就将那头颅踢飞,口中嫌弃道:“丑东西,碍手碍脚的!”他这一脚,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若踢得不是一个死人头,倒也很有观赏性。这个时代没有足球,想来萧正九应该是踢蹴鞠的高手。凤溪觉得此景颇有些似曾相识,她记得在兵营之中,乌石兰都侯发现她之前,也是这样一脚踢爆了一个死人的头颅,一时凤溪整个人身子一颤,后背发凉。这是什么怪习惯,将军们都喜欢踢人头玩的吗?萧正九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训斥道:“怕什么,死人头而已,又不咬人!”其实他很想问凤溪一句自己刚刚的表现酷不酷,但转念一想,觉得太没出息了,老子酷不酷凭啥让一个丫头片子来评判,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只说了句,“上马,往南十里便是桐州,咱到那儿去。”“哦。”凤溪点头如捣蒜。许是耍帅有些过头,萧正九翻身上马之余,一丝疲惫爬上他的眼角,身子开始有些不稳,他上马的时候,脑子有那么一丝恍惚,额头开始有细密的汗珠渗出。凤溪看不清萧正九的脸,只见到夕阳的余晖正好从他身侧照过来,半边脸是阴影,身后是一片绚丽的火红,更加凸显出那绝美的轮廓。“发什么愣,再不上来老子自己走了!”一开口便毁所有,凤溪无奈,头一歪,赌气似的......上了马。萧正九先坐上了马,凤溪有点不好迈腿,脚下一个不稳差点闪了老腰,顺便扯下踏月的一缕鬃毛。踏云又是一声哀嚎,怨念自己的主人为什么不搭把手拉一下这女的,顺便救救它的鬃毛。萧正九不为之所动,反倒露出一个嫌弃的眼神,脸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磨磨唧唧!凤溪摔下来的时候磕到了腿,膝盖有些疼,她悲哀地叹了口气,抬头就看见一只大手朝她伸了过来。萧正九歪着头没看她,只极为简单粗暴地说了一句,“上来。”凤溪忘了刚刚是因为萧正九占据了大片的地方才导致她摔下去了,此刻咧开了嘴,露出一排小白牙,借着萧正九的力道,欢喜地就上了马。萧正九两腿轻轻撞了下马肚子,踏云就往前飞奔了起来。

定西治癫痫
临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襄樊好的医院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