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吕布逆转人生第七百九十一章两难

2020-01-22 14:31:10 来源: 张家口信息港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七百九十一章 两难

“什么?晋贼想策反?嘶!”曹丕也是抽吸了一口冷气。∈↗,

“德达,你说那十六个将士中有十三个是家属下落不明,可是,还有三个呢?”司盯着孙礼。

孙礼脸色一阵难看,看了看曹丕,低下头道:“剩下的三场悲剧的确是皇太孙所为!”

“嗯?”曹丕脸色一沉。

“太子殿下,属下直言了,这几年皇太孙仗着自己的身份,在许昌城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您又不是不知道,大魏伐晋前,太子殿下还为他关照过许昌城的官员,帮助压下皇太孙的一件丑事!”孙礼小声道.

“嘭~!”曹丕却是一拍桌子。

“德达,你肯定是皇太孙所为?”司也是脸色一阵难看道。

“是,那三个人,都是跟随属下的,弟子知道,他们的妹妹都极为漂亮,当年都想要许给我,但我有了小倩,不想纳妾,所以一直没成!”

“来信之人,是他们的生死兄弟,只是昔日战争伤残了,在家修养,他们亲眼目睹了一切,甚至他们家属的尸体,更带来了一些他们家人的信物!”孙礼小声道。

“啪~!”曹丕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小兔崽子,临行前我要他不要惹事生非,一路上也不断写信回家给他娘,约束着他,想不到,想不到……!”曹丕痛苦道。

说来,曹丕虽为太子,但曹操未死,三弟曹彰自伐吴大战后。又一改往日莽撞好战之风。拜程昱为师。学习韬略,如今已是文武双全,深得曹操喜爱。

而前番曹植被毒杀,曹丕疑为凶手,曹操对曹丕心有猜忌,如此一来,魏国帝位落于何人,尚是未知之数。

司眉头紧皱。又是问道:“德达,你刚才说是他们的生死兄弟传来的消息?那传消息的人可靠吗?会不会被晋贼收买?你要知道,有些友情厚不厚,不是在于经历了什么,而是出卖的筹码有多少?”

曹丕眼睛一亮,对啊,那来信之人,也可能被收买了。

“属下不敢保证,但他们一直跪在我的大营外,求大帅给个交代。按照颁布的重刑,对欺辱军属的人。立刻量刑,而皇太孙之罪,当斩立决,他们恳请大帅秉公办理,为他们的亲人报仇!”孙礼沉声道。

“这,这结果还没出来,怎么量刑?”曹丕焦急道。

孙礼看了看曹丕道:“太子殿下,属下虽然不敢保证什么,但皇太孙却是真能做出这些事情,以往太子殿下在许昌城,尚能压制皇太孙,但太子殿下离开后,却是没多少人能约束得了皇太孙!”

“若说传信人有问题,我虽然不敢保证,但我相信,九成不会有问题,那几人我见过,宁死不屈,情深义重,而且此次有尸体为证!”

“九成可能是我儿?”曹丕脸色阴沉,喃喃而道。

“他们要按照军法,让皇太孙死!”孙礼点了点头。

“皇太孙不能死!”司脸色一沉道。

“嗯?”曹丕眼睛一亮地看向司。

“我算看明白了,皇太孙只是一个大旗,今日若是杀了皇太孙,明日就会有当朝重臣,甚至是三公九卿以及其他王孙贵胄的罪证送来!”

“那时每日杀重臣、王亲,必然会动摇全军的军心,仗也别想打了,朝堂之上也将风声鹤唳,动摇国本!”司脸色难看道。

“皇太孙不能死?”孙礼惊讶地看向司。

“庞统的阴谋来的太密集了,不能再停留了,需要马上召集所有军队,尽快进入大决战,立刻兵发潼关,以伤拼伤,尽快结束,否则,谁也防不住了!”司脸色难看道。

孙礼闻言,颇为担心道:“那,那现在怎么办?他们还跪在我大帐之外!”

曹丕也盯着司,此刻,魏晋之战,关乎到一切,若司一脸肯定地要杀曹睿,即便自己这个太子也拦不住,可现在,司要救下曹睿?

“大帅,你这样算不算以权谋私?袒凶叱善?”孙礼皱着眉头道。

“不,情况比老夫想象的还要棘手,必须立刻压下去,太子殿下,由你下令,立刻收拢攻取四方城池的将士,立刻汇聚百万大军,兵伐潼关,只要破了潼关,攻入长安,晋贼再多阴谋诡计也没用了!”司沉声道。

“好!”曹丕点头感激道。

“那皇太孙呢?”孙礼看向司。

“你刚才说你帐外跪着十六人,其中十三个应该容易让他们克制,将所有脏水全部泼在晋贼身上,至于大营中所有家属消失的将士,立刻挑出来,允许他们回各自家里,与全城一起找寻他们的家属,他们应该愿意!”司沉声道。

孙礼闻言,疑是而道:“属下明白,眼下需得将这些不安定因素剔开,可是,那三个九成被皇太孙残害家人的将士呢?”司沉声道。

“稳住他们,将消息封锁,甚至让他们回许昌打探消息,一定要将此事的影响约束到小!”司沉声道。

“万一他们坚决需要大帅为他们做主呢?”孙礼皱眉道。

“此刻,大局为重,德达,你跟老夫已有数年,你应该明白,慈不掌兵!”司眼中泛出一丝寒光。

“诺~!”孙礼皱眉走出了中军大帐,回到自己大营后,好言安抚了其中十三人,将脏水泼在了晋人奸细身上,让他们前去准备收拾行李,回许昌找亲人。

可还有三个将士盯着孙礼,三人双目已经哭红了,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撕拉~!”一人撕开自己的上衣。

“将军,你看,我这身上,都是跟你一起拼杀留下的刀疤,跟你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可现在,我那小妹被侮辱了,我那老母亲被屠杀了,我一家都被灭口了,我只求将军帮我做主,将军,属下跟随你多年,求你一件事都不行吗?”

“将军,张老三是什么人,你见过,他的命也是我救的,他无儿无女,行动不便,会被钱财打动吗?就算给他再多钱,他也用不出去啊,他会骗我?他带来的什么信物?我妹妹的这块雕牌,是我亲手刻的,一直挂在她的脖子上,从来不离身,在衣服里面,谁也不知道,张老三不是为我妹妹收尸,他能得到?将军!”

......

三人一边哭诉,一边不停地磕头,孙礼此刻心里也不好过,虽然相信了三人,但司的交代…。

“你们别担心,马上回许昌查清楚,要是真的,再……!”孙礼又是劝道。

“不,我们一回去,谁还会认?到时再请大帅做主,我们三个小人物,连回营都不可能,我虽然是大老粗,但我明白,现在不得到大帅的令法,以后永远都没机会了!”

“将军,我知道,以前欺负别人的都是小官小吏,想怎么杀都没关系,此次是皇太孙,是真正的大人物,我们就是蝼蚁,或许半路上就不知道怎么死了!”

“将军,我已经将消息传出去了,现在军营很多人都知道了,皇太孙灭我满门,战乱期间,按律当斩!可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谁敢找他麻烦?以后他就是皇太子,再以后就是天子,我们一生一世都无法报仇了,大帅不是说为我们做主吗?现在,让他做主啊,他要不做主,那他就是放屁,大帅的军令就是放屁!”

“放肆!”孙礼眼睛一瞪,厉声喝道。未完待续。。

重庆有哪些三级医院
沈阳市红十字会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浙江哪家医院
乌鲁木齐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沈阳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本文标签: